上一个ID是呈忆。

我最好的朋友S刚刚坦白肩部受了伤不能和我一起游泳了 (一)

#文笔渣到死注意#

#论坛体注意#

#一点也不欢脱注意#

#微真遥怜渚注意#

(仍旧重要的是只说一遍——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oo)


1L LZ

我和我的朋友S都在同一个高中的游泳部里,我们同班同宿舍上高三。然后今天他告诉我他肩出了问题不能和我一起再游泳了。觉得不是滋味啊。当时还很可耻的哭了来着,现在缓了缓来这里问问我应该怎么回应。

2L 专业二楼党

沙发。(¯﹃¯)

3L 太阳是绿的啊

哎露珠你的故事画风不对啊。这里是腐女吧貌似你的故事没有什么爆点啊。

4L LZ

回3L:腐女是……?我妹妹知道这件事之后让我来的这里...

守恒 肆。

宗介和凛在一起的日子过得飞快。以至于让两人都以为时间使者嫉妒两人而将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知不觉的抽掉了一些。

山崎宗介承认他对所有人都瞒了一件事。他自知瞒不过多久这件事就会冲破他日渐沉重的心脏叫嚣着暴露在空气中。

谁没有私心呢。能撑多久就再撑多久吧。宗介这么想。或许这件事说出去后就很难再像现在这样生活了吧,应该很快。那个破事儿精他妈的那时候偏偏就看到了我。

宗介很恨。但没有方式去挽救。他用力的用拳头击打了一下左肩。作为山崎宗介是不能这样自暴自弃的。他明白,所以必须尝试着去做一些新的东西了。

但自己最讨厌新事物了。

爱情是食人花。看起来很美好很诱人好像里面盛满了蜂蜜,其实里面只有把你腐蚀吞噬的毒液。一开始你...

守恒 叁。

哈— —”渚看着成绩牌不由得惊叹出声,“只差了这么一点点哎。”“果然还是实力相当呢。”怜扶了扶眼镜总结道。


真琴的愣了愣,心泛起一阵波澜。但他不得不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迎合其他人的注目。这让他难熬。


再怎么拼命努力还是不行吗。还是……无法和凛一样与遥并肩。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了。明明好像一切都是触手可得的啊。


还是自己太过急于证明自己的能力了吧。在刚刚开始就拼尽全力,莽撞可不是自己应该有的啊。真琴无奈的搔了搔头发,他想,果然和遥的差距很大。已经没有办法。...


守恒 贰。

县大赛的胜利给了岩鸢游泳部众人吃了一剂定心丸。虽然几个人都感到更加心安了些,但接下来地区大赛的重荷又压了上来。渐渐天气转暖,前几日阴沉的天空开始缓和,又被刷上了薄薄一层的蓝。


但薄薄一层蓝之内仍是灰色。几人心照不宣。


嗯。是要毕业了。会分开。


怜装作不经意间问了真琴的打算,并没有听到有关于游泳的打算。“本地的大学吧”。听到这句话时渚和怜不由得对了一次彼此才懂的眼神。但最后两个人的目光还是和真琴一样锁定在了那个蓝色头发的沉默者身上。


遥收到了很多学校的邀请。真琴知道,但他默不作声如同事不关己。他不在乎,同时他在逃避。...


© 谁寄情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