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ID是呈忆。

【獒龙】不相欠 73-91 现实AU

纯种语言🐶

字数还是和前面几发一样,都是7000多字,只是中间有些章节字数爆了

别后重逢你去一发

破镜重圆你去二发

携手归家你去三发

开自行车你来这发有木有

我觉得前戏到完写了2900字,身体已经被掏空,

有错字的地方请大家脑内自行改正,九宫格的痛

CP是大家的,
脑洞BUG是我的,
不合理的地方那肯定是我瞎编的,
现实AU,
平行时空造吗,
勿扰真人,
就则样,
不接受反驳



73

“啊?”马龙顿了顿,尽量想认真思考出来哪里不对了,因为面前的人突然涌上来的气场真的气势得很像只凶猛的藏獒,黑压压得,有点可怕。

 

双手捧起马龙的脸,张继科迫不及待就把唇重重得压向了脸颊来了那么一下,“这是林高远那小子亲过的地方。”

 

马龙没想到张继科的醋劲儿可以从大理带回云南,不禁好笑,“那他还亲了你呢?”

 

“我不管”,你身上只能留下我的气息,顷刻间,细密而又狂暴的吻就像着马龙袭来,唇舌交织,舌根被吮吸得隐隐作痛,迫得马龙不得不十指紧贴张继科背部,好借力站稳免得尴尬得腿软。相思磨人,最是缠绵,自打再遇见后,一次次的吻来得更加渴求逼迫,这会儿矜持和顾及全然都被抛到十万八千里外的云烟中,消逝随风。

 

这阵侵袭来势凶猛,马龙承受得快要招架不住时才风平浪静,他想,张继科这样子倒不是像简单得吃醋,级别来得更加高了许多。

“我嫉妒他,嫉妒他参与了你最难过的四年,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四年。”恶狠狠得狂咬,张继科暴躁得唠叨不停,“我还嫉妒玘哥,嫉妒他给予了你四年里唯一的庇佑,而这些本来是我应该做得。”

 

夜阑月明,马龙整个人都被束缚着无法动弹,可是比起那些,他觉得他的心才是被拘禁得再无出路,那种哀伤比嚎啕大哭还要悲戚,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折腾至此,又到底是为了什么要互相不放过,爱入膏肓,再脱离的话可能真的就能致命了。

 

此刻,他只想和他紧紧得肌肤相亲,去填补时间带来的空隙,去充盈感情的阴晴圆缺。

 

74

马龙有些冰凉的小手扯开张继科的衬衫衣领,探入衣服内部,痒痒得张继科觉得每个神经都在飞舞,柔柔腻腻的手掌上下求索,张继科忍不住闷哼一声,隔着马龙身上,方才同样得凌乱不堪的衣物,一口就咬上了那白皙的脖颈,一点点,像只终于觅得食髓的小狗,贪婪而又谨慎得挪动咂吮。

 

不安分的手掌沿着腿内侧来回推移,皮带碰撞摩擦的声音此起彼伏,另一只手则如灵蛇般探入腰臀曲线和门之间的空间里,一下一下得按捏马龙那清瘦的腰板,扰得马龙伴着浅浅的节奏哼哼唧唧个不停,眼波里尽是妩媚动人。

 

张继科内心的警钟已经快敲碎了,箭在弦上再压下去不发那就不是真汉子!按耐不住的他手正往腿根行进着,扯过皮带就准备扒下碍眼的裤子,马龙这会儿倒是力气回来了,抓住他的手,头发已经乱七八糟得可以,半咬着红肿的唇,低声轻语着,“我要先洗澡。”

 

马龙说得也没错啊,早上那会儿还在大理深情呢,下午就搁飞机上腻歪,完了晚上还没个消停,这会身上什么感觉都有,那滋味儿隐隐得作祟,搅得人心慌,得赶快冷却下,太不冷静了。

 

75

张继科先是一囧,随后就饶有邪气的扬了扬嘴角,咬着马龙由白转红的耳垂,“好啊,我们一起洗,我最会洗澡了。”说完,就把腿还没站稳的马龙一把抱起,在回荡在满屋的惊讶声中,长腿一迈直奔浴室而去。

 

宽大的浴缸里,水波粼粼,时而被激起往外洒落,云雨之间,身体和光滑的浴缸来回摩擦,吱呀声再大也盖不住粗重的喘息声,像是痛苦像是满足,来来回回水雾一片,朦胧里张继科却始终看得清马龙那赛过世间繁星的眼眸,溢满了爱意,能照亮自己那片暗夜里的无垠天空。

 

他想起那首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情人眼里,爱的视角晴资雨态,水乳交融永远都能带给你陌生的悸动,若有若无,像是每一次都是一次全新的初体验,水波万重,暧昧缥缈,总相宜。

 

淫靡的交响曲回荡在浴室里,百转千回,声声不息……

 

76

不知道做了多久,结束时夏夜屋外总有的蝉鸣都已经结束了例行公事,张继科用宽大的浴巾包裹住累及了的马龙,轻轻抛上床,就看他蜷缩成一团,餍足得眨巴眨巴小眼,像只刚刚喂食完毕的小白狗一脸满足,不自觉得张继科就觉得自己是不是霸王得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平平得躺在马龙的身边,梳理着他蓬蓬的头毛,一根根往里顺,举手投足里全是似水的柔情与爱怜,看马龙舒服得嘟了嘟嘴,眼里一片雾蒙蒙的迷糊劲儿,张继科想动,理智这会还是回来了,只能揶揄的笑起来,“龙,你说你精神这么好老是睡不着,怎么体力就逊色这么多呢?”

 

马龙愤愤得乜了他一眼,想动一下却觉得腰酸背痛,“你还说,你自己说说做了多少次!”

举起拳头,就他胸口招呼想推远点,“玘哥说得没错,你就是蔫儿坏。”

 

张继科顺着拳头一捞,反而更近了一点,“是坏,可还有更坏的没展现给你看,我好失落的。”还眨了眨眼睛以示清白。

 

马龙这会完全感受到了自己脸颊上来的热度,撇了撇头完全不敢对视,牙齿在唇上慢慢磨出出一句话,文艺得让张继科甘拜下风,“山高水远,来日方长。”说完就拉过被子装安静。

 

走过迢迢万里,才寻回这世上唯一能携手白头的你。

 

77

八个字,张继科眼底深处的墨色一动,像副正在晕干的水墨画,笑意渐渐加深浮于眉梢,一笔一画,一颦一笑,都在勾勒出最美的风景,他掀开马龙蒙在头顶上的被子,看着他温暖的容颜一如初见,慢慢凑上去,吻上那颤抖的眼上羽翼,说得虔诚而又充满信心,“一辈子。”

 

马龙抓住张继科露在被沿外的手,紧紧地抓着,直直看着那双真就要把他溺毙的深陷,喃喃将那三个字又重复了一遍:“一辈子。”

 

奶奶的小嗓音还是那么抓人心旋,什么都变过,又像是什么从来都是老样子,温暖如昔。

 

张继科抱住他,一室的月光斜着渗入了安静的地板上,在地上铺满了错落有致的光辉。

 

78

虽然过去四年的梦里干出的无数件大事,只迈出了万里长征的一小步,但是这是马龙的一大步啊!张继科乐呵呵得搁着中午散落进来的太阳光才慢慢得醒来,怀里的马龙还被好好得包裹在怀里安稳得没动劲。

 

张继科想想估计那堆碍眼的瓶瓶罐罐应该是可以扔掉了,看着真是格外糟心得很。

 

微微吹来的风搅得马龙颤了一下,就这一下一股浑身酸痛的感觉侵占了脑海,本能得马龙就慢慢睁开眼,醒了过来,揉揉眼睛,就看到张继科近在咫尺的笑容。

 

“醒啦?”

 

马龙没放过张继科眼中闪过的一丝促狭,猛然想起昨天大半夜火热得纠缠,习惯性的就红了脸,慌乱得换着视线不想看他,微弱不可闻地“恩”了一声,这一动牵得下半身的疼痛连成了一线,不自觉得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79

那声倾吐出来的叹息听得张继科满脸歉疚,轻柔得搂住马龙,下巴搁在毛茸茸的脑袋上,“对不起,我昨晚……情不自禁了点。”

 

听出声音的怜爱和自责,马龙有些怔愣,就像几年前雨夜里那个红着脸满头没辙压在自己身上的毛头少年一样,然后心间渐渐被暖暖的热流充盈,靠在宽厚的胸膛前微笑,“说什么对不起呢?我又没你怪你兽性大发。”

 

张继科松开他,好笑地看着他问:“兽性大发?”

 

“昨天一进门你就嗷嗷得像只发狂的藏獒一样扑上来,还不是兽性?”说得俏皮,马龙眼睛亮闪闪得,警告样的说,“对我这样就算了,如果你这么猴急猴急对别人,我就……”

 

张继科忽然用了劲,天旋地转间就把马龙压到了身下,“你就怎样?”

 

马龙看着一瞬间变成的一上一下的姿势,简直想死,他忘了这人运动一流,动作总是敏捷得让人无法捕捉到先兆。

 

80

“马龙,我昨天还没觉醒呢,现在我倒是有精力大发给你看看。”俊美迷人的邪笑,张继科作弄似得轻咬马龙红透了的小耳垂。

 

身体的不适还没消散,马龙想哭,他真没劲再被吃干抹净一次。张继科温热的唇覆盖到他的冰冷上,咂嘴弄舌,交缠不息,却没了狂风骤雨,只有清风细语的宠溺爱抚。微烫的手掌温柔抚摸着马龙周身的肌肤,缠绵之至,却更像是在按摩舒缓着紧绷的神经,一下又一下,好像那种久违的疼痛感渐渐减轻了许多,却没有再要他一次。

 

81

“你说科哥今个能来上班吗?”办公室里,方博扒拉着外卖和许昕八卦道。

 

“下午吧!”被太阳照得眼睛疼的许昕,了然于胸得回复道。

 

“这么肯定?”方博质疑某人惯了。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吃完的许昕收拾下饭盒就往外走。

 

“啥?”方博向来不喜欢拽文弄墨。

 

“没文化,真可怕。”许昕随手拿过从张继科那边顺来的《唐诗三百首》,感慨道,今个的太阳大得真有些刺眼。

 

“你才没文化!”方博看着那本自家侄儿常用来文绉绉乱嚎的诗集,本能得怼了回去,完了趁许昕出门扔垃圾的空档偷偷给自己侄子发去了语音,检查下他的背诵理解成果。

 

82

许昕说得还真没错,张继科是打算下午回公司处理一下事情来着,不过这次准备带马龙一起。

 

“啥?我为什么要去。”马龙整理起箱子的东西,鼓捣着书籍资料,想着待会儿抽空做下简历什么的,自己这学历和四年的教学经验,普通学校找个美术老师的工作应该不是很难。

 

张继科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那本马龙自己制作的美术书,站在客厅里,居高临下得看着正坐在地上,跟箱子里的细枝末节做着斗争的马龙,“难道,你还要打算缩在一方教室里混日子嘛?我的小白龙。”

 

马龙从忙碌中抬起头,看着那本书,那本写满了心血与回忆的作品,大学那会全心创作出来的形象,写满了往日的美好与欢乐。

 

张继科慢慢跪下来,清清亮亮得看着他,“马龙,我不懂为什么你总在一些你能大放异彩的位置有种生来的回避感,明明动漫设计是你最该拿出自信挥洒的地方才是。”

 

83

大学那年,艺术系动漫设计一新生,刚刚入学,就在全校的动漫设计创作比赛中爆冷得打败了一众学长学姐的作品,引起了艺术学院一票领导老师的注意。随后更是破格跟随高年级的前辈们参加省级艺术大赛的竞争,那副《玩手办的少年》,画面里有着同龄人难以领悟到的童趣与天真,形单影只的少年欢乐背后,又有着同龄人感同身受的寂寞,这样的漫画作品,孩童看画面,大人看内涵,成了那年艺术大赛里大家都啧啧称奇的一颗明珠。

 

这样的马龙被系里曾经在动漫设计界站稳一方天地的秦志戬纳入门下,成了为数不多得能得到单独的课后辅导的门生,每件作品都满是惊喜,可是马龙从来都是一副不经波浪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得温和低调,和隔壁艺术设计那班作品比人还嚣张的张继科,和动漫设计小一届创意却天马行空的许昕,被称为那年艺术系的三剑客,每每都在各类大型艺术竞赛中开辟出了一个新的时代。

 

被后辈憧憬的那些时光,所有人都没想到,板上钉钉的国外交流,张继科去了,完了回来不搞艺术搞文学;晚一年的许昕去了,完了回来不搞漫设搞CV配音;马龙没去,直接在四年里没了任何动静。

 

84

“马龙,你比我们强,再苦再难,都能跟着初心走下来,所以,为什么要随便妥协呢。”看着封面那柔和而较之过往流畅的线条,张继科默默拉起马龙的手,“这次艺术系的纪念画展,我们这前后几批的老刘让我和许昕弄,孔主任说他要萌萌哒,老刘明确了让天天喊大杀特杀的方博还是义务代课不参与创作。”

“所以,你来,就像这只小白龙和小藏獒,把你的感情全都画出来,告诉给大家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故事。”单手慢慢把马龙拉起来,手里拿着的美术书活灵活现得,看起来可爱又灵动。

 

马龙若有所思得看看自己的作品,又看看张继科那写满了整张脸的笃定,就想着大二那会儿临赛前的一个晚上,秦志戬对自己说,“你别想太多,做你自己就好,相信你自己你就没有任何问题。”

 

二十多年的时间,马龙一直在思考过同样一个问题,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资本自信?小时候,哪怕年年表现优异,都换不回忙碌的父母一个能陪自己好好玩乐的周末,他想要不要向同班调皮的小孩子一样,放任下变坏点,是不是那样就能引起父母的关注,又或者,那样只是会让父母讨厌一个不能一直优异的孩子,让老师讨厌一个突然就不听话的乖乖仔。

 

有多优秀就有多自卑,向来如此。

 

85

“我可以吗?”马龙接过张继科手中的书本,自言自语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不试试你又怎么知道你不行?”张继科掰起他低垂的小脑袋,“况且,你忘啦?秦老师肯定会很高兴的,许昕也只服你,而我,也只信你。”抵着额头,像是要把自己那一身日天日地的自信感通通传递给马龙,给他力量,“答应我,试一试好吗?”

 

试一试回到本应该属于你的世界去自由的飞翔,去展示给世人你无穷的强大,去勾勒出本来就属于你迟来的辉煌。

 

马龙默默缠上张继科的腰身,抱抱紧紧得死死得,像是要回应他,把那一身的傲气与风骨全部吸过来般,他想张继科总是那个能看透他的人,想要隐藏的顾虑都默默得被翻了出来,然后一个个推翻,再一次次重生。

 

搁前几天张继科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马龙会答应自己的,不过这几天下来,他倒是发现,虽然这3000公里的距离是自己一步步走回去得,但是心里那曾渐行渐远的距离,是马龙一步步跑着过来逐渐缩短得,他看上的人,虽然偶尔会有孩子般陷入过困顿,但强大起来却是无所不至全是惊喜,自己有做的就是相信他引领他就好。

 

这次的肯定回答,他并没有等太久。

 

86

张继科和许昕、方博合伙开的文化传媒公司混得真的还蛮不错的,一个负责文案设计,一个负责后期成像和语音方面的制作,一个负责充满特色的图画创意兼职语音合成,好吧,这是以上比较官方的说法。

 

一个负责日天日地敢找茬儿的气势上分分钟灭掉你,一个负责三十六计浪起来带得你到处神游已经迷糊,一个负责言语打击加害嘴炮起来怼得你无力还击,好吧,这才是公司内部比较能接受的说法。

 

一个负责打架,一个负责掐架,一个负责吵架,好吧,这是混得比较长久的小助理比较权威的说法。

 

不过,隔着窗户远远得看,竟然会出现一位皮肤白皙,温温和和的少年模样的清瘦男子,能让这三位大爷都眉开眼笑的人才,这是哪路来的神仙!大神,求膜拜啊!聚在一坨的小职员们觉得一午觉醒来,整个世界都颠覆了啊有木有!

 

87

会议室里,许昕抬了抬手表,秀了秀时间,看了看前面坐好近的两人,对方博努了努嘴,“我说下午来吧,傻子。”表示上智商的碾压。

 

方博这次认怂,因为他发现张继科大摇大摆领着马龙进公司的时候,不知道问了助理些什么,就挑眉扫了一下许昕和自己,那表情他见过,以前大学那会有次嘴欠不小心怼了他一回,结果他跑肖战老师那去,表达了下对自己很是欣赏的看法,然后那个完美的小长假本来准备约女神去郊游的,结果特么被张继科拉着在工作室泡了三天,他自己是有龙哥忙前忙后慰问陪伴额,可方博呢?

 

想吃又迫于那“你敢吃试试”的眼神吞下了口水;

想偷瞄八卦又迫于那“你再瞅试试”的眼神盯着白纸画布发呆;

想走人又迫于那“你敢迈一步试试”的眼神拍了拍腿;

只有许昕意思意思的压缩饼干见证了他那被支配的三天,昏暗得无边无际。等那三天他像从牢里放出来,重整旗鼓后,妈的,女神已经被别人追走了。

 

方博没空理许昕,他正在思考自己最近是哪里惹到张继科了,虽然他这个人是比较大嘴巴,不对,比较爱说话,但是大学毕业后,他的八卦底线就有四不沾了啊。

 

不沾刘主任的八卦,因为他手上关于自己的八卦更多;

不沾孔主任的八卦,因为惹他等于惹到孔主任。

 

不沾张继科的八卦,因为他没少经历过他师哥支配他的恐惧;

不沾马龙哥的八卦,因为惹他要承受刘主任和张继科的双重加害。

 

88

张继科简明扼要得传达了下母校纪念画展的老刘给自己布置的任务,从文件袋里拿出马龙的那本美术书,飘飘然然得说道,“这次老刘交代的事情,我打算交给这本书的作者创作。”

 

许昕接过书,打量了下封面,“我看成,这画风挺不错得,应该蛮符合孔主任的审美,老刘的任务只要孔主任满意,其他的都不在话下。”翻了几面感叹了起来,“美术书能整得这么活灵活现得,我当年的美术老师咋没这个耐心,来来来,你看看看,洗涤下心灵。”说着就拉过旁边的方博。

 

方博还没理清楚最近哪里戳到了张继科的命门,不过眼前这本美术书,倒是萌得好治愈啊,虽然他向来崇尚暴力美学,那是因为什么?那是因为天天被压榨要在血肉里尽情得释放啊,大家都不知道他内心老爱这种温柔的东西了,特别是这个小白龙笑得好乖啊!“让我参与,我要跟这个作者一起!”方博这会儿沉溺在追求童年萌到长大的梦想里不可自拔,忘了其他的事情。

 

“你不行。”张继科否定得很快。

“为啥?”方博觉得自家师兄的语气不善,同门爱呢?

“没时间。”干脆得回过来。

“啊,没有啊,我最近手上没任务啊。”方博想想最近的安排疑惑到。

“你上次直播挺有趣的,昨个晚上我顺手翻到了就发给老刘让他乐呵乐呵,然后今天大早,老刘留言让我转达你,一米六多一点的刘主任要回家研究怎么长高,喊你回学校帮他带一个月课。”难得说这么多的话的张继科伸了伸懒腰。

 

Excuse me?我做错了什么,你要顺这个手,方博好想去蹲墙角,求忽视。

许昕没带眼镜的下午,他觉得自己脑海里闪出了灿烂的智慧之光。

 

89

“你看,他俩眼光这么刁钻,都这么轻易得被你征服了。”张继科歪了歪脑袋,搭在马龙的肩膀上自豪得说着。

 

“什么,这本书是师兄的作品?”方博还在心里画圈圈诅咒所有人的时候,许昕反应得比他快了不止一点点。

 

“啊,什么鬼,我错过了什么。”方博回神,就看着许昕在美术书和马龙之间来回不停的探究的脑袋,“啊,厉害了我的哥,等等。”方博举起美术书,对着眼睛比较着封面的小白龙和小藏獒,然后看看又靠在马龙身上懒洋洋的张继科。

 

“许昕,扶我一下,我撑不住了。”

“呵呵,我懂,是瞎了吧,哈哈哈,不要紧,我看不到。”

“都是套路,这个世界好难混。”

许昕没带眼镜的下午,他觉得自己脑袋里可能孕育着一位雅典娜,特么自己怎么能这么机智。

 

90

四个人从会议室出来,周围就是一脸围观看戏吃西瓜的热闹群众。

“博哥,这位小哥是谁啊!好帅啊!”前台乖巧的小妹凑过来,看着马龙觉得自己11月前应该能脱单。

“昕哥,这位美少年是谁啊,单身吗?”会计部的白领妹纸看着那温和的细眉善目觉得马龙简直就是在那三位大爷里面就是一股清流,努力一点说不定明年的情人节就能一起过。

 

张继科干脆多了,直接一把拉过马龙直接就走了。

“张总家属。”方博清楚地看着略过去的背影回答到。

“帅哥已有主。”许昕模糊地看着略过去的背影补充到。            

 

张总家基因好强大,好不容易来了个看起来可远观可近玩的,竟然已经有主了,张总还有这样路线的兄弟吗?

 

Naïve,文案策划的小妹正在办公桌前默默啃着面包,你们没听说一句话吗,帅哥都是其他帅哥的啊!然后继续趁人不注意,看起了她最爱的同人文来。

 

91

办公室里,许昕看着那本没带走的美术书,感慨道,“师兄不愧是师兄,设计起动漫形象来还是萌得这么充实。”一脸吾家师兄初长成的自豪感。

 

方博拿着大学的艺术设计课本有气无力得搭着话,同样是师兄,人家是从作品到生活乖巧得让旁人舒舒服服,自家是从作品到生活嚣张得让旁人服服帖帖,这种诡异的反差为何处处都有?

 

伐开心,怼许昕。

“不像你,浪得太疯癫,画出来得东西都浪得七扭八扭像条蛇。”

“好过你,怂得太直接,隔三差五去义务打造你人民教师的英勇形象。”

“那是因为我根正苗红,形象好。”

“那是因为你四处出糗,把柄多。”

 

方博不尽又不开心了一点。

 



评论
热度(72)

© 谁寄情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