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ID是呈忆。

【獒龙】夜谈

亦难赋:


*新人初试水 也不知ooc了没

可能是比赛刚没过去多久,激动的心情还平复不了,马龙窝在被子里却睡不着。
张继科劝自己先睡下,估计自己也是兴奋的睡不着,马龙听见张继科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和爸妈打电话,嘻嘻哈哈的笑着。
"不累不累…嗯…好…放心吧爸…"
断断续续的听见这么几句,估计是怕惊扰自己的睡眠,张继科难得会这么压低嗓子说话。
过了一会儿,马龙听见厕所灯被啪嗒一声关掉,随即响起拖鞋和瓷砖摩擦的声音。
张继科在撒尿,睡觉前的必要工序,可是他为什么要关灯撒尿,尿外面了怎么办。马龙想着,估计觉得自己多心,又用手指头狠狠戳了自己的脑袋两下。
马桶冲水的哗哗声伴着张继科拖鞋的踏踏声,马龙感觉到张继科在往自己这边走。不知为什么有些紧张,还咽了两口口水。
被子被拉开了,马龙感觉背后一阵窸窸窣窣,有些凉。
张继科把半个身子探进来,虽然动作足够小心,可还是碰到了自己的小腿,马龙不争气的抖了抖,感觉脸上的绒毛都竖起来了。
然后就是那有些粗重的呼吸声了,离自己的耳朵根越来越近,马龙就像个要上场的体操运动员,把全身都绷的紧紧的,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起来。
哪怕是背对着他也能感觉到张继科的温度,空调开的太凉,一件薄薄的背心和一条不厚的被子也抵挡不住空调的寒风,原以为自己会很热的,毕竟刚得了金牌,没想到那一刻真的到来了,自己也并没有高兴的忘乎所以。
更何况,现在张继科还乖顺的躺在自己身后。
张继科又凑上来一点,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的后脑勺上,该死,他偏偏比自己高出六厘米,要是从上面看,是不是特像男人抱着他的宠物啊。马龙觉得自己有些恍惚,开始想一些有的没的。
但是张继科也并没有抱他,只是把腿稍稍弯曲了一点,和自己保持着同步。
喂,睡了吗。张继科压着嗓子在自己脑袋顶上问。
马龙不想理他,也不知道回答之后怎么接下去唠,便没有回答。
睡那么快啊…张继科似乎有些不满意,心事了了睡得香啊。喃喃的语气,也不知道究竟在说给谁听。
后来两人都无话,张继科的喘息也渐渐变得舒缓安静,在马龙以为他就要这么和自己睡一晚上的时候,张继科打了个喷嚏。
是个好时机,马龙想,他立刻睁开假寐的眼睛,用手肘往后面一捅,带着浓重的鼻音软绵绵的说,你怎么在这儿,不回自己床上睡吗。
张继科从被子里抽出手来,还不忘用指甲划过了马龙的手臂,动作有些粗暴,似乎是在报复马龙那一肘子。
本想和你说说话,谁想你睡那么快。
马龙在黑暗里笑起来,声音很低,就像老鼠在半夜里啃东西似的,时断时续。
我压根没睡着。你想说什么。
马龙始终僵硬着身子,连呼吸还是努力的在配合着张继科,晚上太安静了,真的只能听见两个人和谐的呼吸声。马龙有些紧张,这种紧张和上场比赛又是不同的,有几分窃喜在里面,又有几分害怕。
张继科却不老实,他把长长的手臂搭到自己肩上,企图把马龙掰向自己的方向。马龙自然不答应,胳膊上稍稍用力,和张继科僵持着。
又等了一会儿张继科也没有说话,马龙却有些按捺不住了,他用脚后跟踢了一下张继科的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说完就回自己床上睡去。
那你对着我啊,张继科扳着马龙的肩膀,说话的时候要看着人说,你教我的啊。
背对着也挺好,干嘛非得让我盯着你的脸看啊,又不好看。
张继科有些郁闷了,他拿手指头戳了戳马龙的脊梁骨,像针尖一样,戳的马龙直痒痒。
你别弄…马龙蠕动着身躯。
你高兴吗?张继科突然没头没脑的问到。
当然高兴了,我都睡不着了呢。马龙快速的回复着。
张继科没有接下去,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慢慢把手指头蜷起来,握成拳头。
马龙见张继科没反应,也不敢轻举妄动,上下动了动身子,最后还是转过去了,看见张继科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还有话要说吗?马龙又笑起来,没办法,看见张继科那张懵懵的脸心情就好,尤其还是靠的这么近的时候。
刚才没和你说,恭喜你…得金牌…然后大满贯…了…张继科说的断断续续,眼睫毛像蝴蝶似的上下翻动。
哦,谢谢你哦。马龙虽然有点不适应,这么乖的藏獒简直千年难见得一回,但是借着里约的月光看着继科儿垂着眼帘不知所措的样子,马龙的心情不由自主的好,脸上的笑容也一直没有消下去过。
合着你大半夜不睡跑我床上来就为了说这个?
张继科摇了摇头,短短的头发和干净的枕头肆意的摩擦。
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睡不着也要睡,明天会有采访,应该会很忙…
你怎么看不出来呢。张继科暗想,眼前的马龙没有了赛场上的神气,洗过的头发松散的留在额前,永远坚毅不起来的脸蛋儿此时更像是一只刚出屉的包子,可他看不见马龙脸上的微红,就像是塞满馅儿的红豆包子,不小心被谁戳漏了那一点点。
所以说你快点回去睡觉吧。马龙总结性的说,伸出手来推了推自己的肩膀。
不高兴了。不高兴。张继科的脸一点点垮下来了,马龙知道的,哪怕看的不真切,想想也知道了,那么多年的相处,同床共枕也不是第一次,张继科的脾气他还不清楚吗。今晚莫名其妙的同床,欲言而止的隐忍,全都指向了唯一的答案。
张继科不高兴了。
虽然嘴上绝对不会承认,采访也做的瞒天过海,但是没有得冠军,谁心里都不舒服。
马龙看他别扭的样子,真害怕明天早上他的脸就这么扭曲歪了。轻轻叹口气,稍微用力的一掌拍在张继科的脑袋上,别不高兴啊,我没赢你,我们俩还有什么输赢啊。
话是这么说,毕竟金牌还是挂在自己脖子上,赛后张继科对自己伸出的手瞧都没瞧一眼,给自己国旗时着急忙慌的动作都预示着张继科内心的躁动。
无话可说,真的无话可说。这种感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它带着太多额外的负担。张继科不知如何说,马龙不知如何劝。
你赢我了。半晌,张继科的声音才响起来,低沉的有些沙哑,马龙突然想,如果让这声音伴自己入睡呢。还是妄想,马龙觉得不冷反热了,他蠕动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往下接。
可我又走了四年才爬上你的位置啊。最后还是咬牙说出这句话。
怨恨吗,说不上,只是那四年里面自己一刻一分都没有放弃过,为了登上与张继科同样的高度。
张继科叹了口气,生气有什么用呢,那一点自私自利留给自己不好吗。
你高兴我也高兴,我不生气。张继科说,他把每一个字都说的很轻,嘴巴里面的气全都飘在马龙的鼻尖上,我们是兄弟。
反正我微博粉丝比你多。又接了这么一句,不说还好,一说弄的马龙就来气,虽说自己也不是贪图名利的人,但是张继科几乎从不发微博,不是女神谢娜的召唤根本不可能这么容易就露面,而粉丝数却高达一百多万,相比之下自己的粉丝数就少得可怜了。
不是嫉妒他的名气高,而是厌烦他的小孩子脾气,马龙一巴掌盖上去,打在张继科的脑门上。
疼吗?见张继科闷着不发声,马龙还以为真把他给打毛了。
你丫登鼻子上脸了是吧。张继科突然爆发,两手一圈,对着自己的腰就是狠狠一掐。
你他妈玩阴的。马龙笑起来,虽然腰间还是飕飕的疼,这混蛋还不剪指甲。
你是不是嫉妒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如我有名气?张继科向来直来直往,嘴巴秃噜,有些话想到了就漏出来,也不管对方的情绪。
自己性格沉稳,和桀骜的张继科不同,自然少招人们的喜欢,一起采访的时候永远张继科的镜头多,一起比赛的时候喊张继科名字的也比自己来的凶,那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但是对方却一直这么想着,让马龙觉得不是滋味,以前一起的时候这种话题也呼之欲出,不过从来没这么讨论过。
自己的风头被抢了,多少有些不爽。马龙思忖了一会儿还是说了,把手搭在张继科的肩上一下下的抚摸,似乎在安抚一头暴躁的藏獒,但是我觉得你配得上,你有能力有才华,不在我之下。你有个性,自然人们都喜欢…
那你呢,你喜欢吗?张继科反问。
马龙好脾气的笑笑,喜欢啊。
张继科也笑了,在黑暗中慢慢把手圈紧了,马龙能感受到此时对方有些冰凉的身体。
空调开的太凉了。马龙的声音就在耳边,骚的张继科耳朵有些痒。
你怎么也不穿件短袖就睡了。马龙继续念叨着。
队长真是麻烦,嘴巴真碎,我抱着你不就都暖和了。说着又抱的更紧了些。
继科儿,你睡得着吗?马龙用手指头戳戳装睡的张继科的脸。
睡不着啊,你安静点别动我就睡着了。
你抱着我我也睡不着啊,你还是回去睡吧,明天事情还很多,还要准备团体赛呢。
许昕睡觉打呼。张继科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睡觉也打呼。
你不是睡不着吗?
这人轴的要命,马龙干脆起身打开灯,忽的一下子亮堂起来,张继科还不适应,拼命揉着眼睛。
操,你干吗啊,要我瞎啊。
睡不着就别睡了,做个面膜吧。马龙爬起来,撅着个屁股翻抽屉。
张继科笑到,怪不得你白呢,真注重保养。
你这是笑我呢还是夸我呢。马龙抽出两张面膜来,熟练的撕开递给张继科。
张继科像是小孩子拿到新玩具似的,好奇的拎着面膜翻来覆去的看。
妈的,这玩意儿怎么弄啊。
就摊开来敷脸上啊。马龙已经对着镜子打点好了自己的脸,刚转过身来对面的张继科就噗嗤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卧槽这啥啊哈哈哈哈哈…张继科笑得发颤,连床都快摇起来。
笑个屁,你女神做面膜也这样。
和以色列特种兵似的?张继科抚掌大笑。
你他妈爱敷不敷,黑死你。马龙丢了个白眼。
张继科看马龙扭过头不想理自己,赶紧憋着笑服软到,你给我敷脸上呗。
自己没手啊。不许转头,不许转头,马龙心里的小人儿跳着。
我的手用来挥拍的,敷面膜这种事可不行。快点啊,别浪费了,一张也得好几十吧。
切…那你把脸凑过来。
好。张继科放大几倍的脸瞬间出现在自己眼皮底下,下巴颏的胡渣都冒出来了。
七手八脚弄了半天,总算把那张大脸给敷上了,一看,呵,还真他妈像伊拉克反动派。
所以说买黑面膜干啥呢。马龙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龙啊,这玩意儿黏糊糊的,啥时候能拿下来啊。
二十分钟吧。马龙往后一靠,打开电视,没想到画面上是他俩比赛的场面。
这个球你打急了。张继科也往后一靠,两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大爷模样。
还不是你总吊我。
……
就这样,夜谈又持续了很久,睡意也迟迟未到。

end


评论
热度(466)

© 谁寄情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