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ID是呈忆。

守恒 叁。

哈— —”渚看着成绩牌不由得惊叹出声,“只差了这么一点点哎。”“果然还是实力相当呢。”怜扶了扶眼镜总结道。

 

 

真琴的愣了愣,心泛起一阵波澜。但他不得不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迎合其他人的注目。这让他难熬。

 

 

再怎么拼命努力还是不行吗。还是……无法和凛一样与遥并肩。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了。明明好像一切都是触手可得的啊。

 

 

还是自己太过急于证明自己的能力了吧。在刚刚开始就拼尽全力,莽撞可不是自己应该有的啊。真琴无奈的搔了搔头发,他想,果然和遥的差距很大。已经没有办法。

 

 

所以还是。放弃好了。

 

 

但,先陪遥到高中结束再说吧。真琴释然,调整好面部肌肉和往常一样对遥报以柔和的微笑。

 

 

……所以,拒绝他是对的吧。

 

 

 

“啊啊不爽啊,就差那么一点点哎。”直到回到宿舍凛都在不甘的抱怨着。“折返的时候缓了一点就是这一点啊。”诸如此类的话嘀咕了不下十次,宗介自认如果不是凛的话他一定会发射眼刀秒杀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是凛的话自己又能怎么办呢。宗介挑起嘴角,轻轻笑了出声。

 

 

凛不免把矛头对准了宗介。“我说,我输了你这么开心。”语气里是慢慢的不快。宗介看着微微炸毛的小鲨鱼,带着点苦涩的味道笑起来。

 

 

其实凛心情还不错,并没有太多的哀怨。毕竟当了部长后自己还是变了很多的。但在宗介面前却不自主的絮絮叨叨个不停。好像掩饰内心慌乱。

 

 

果然恋爱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啊。宗介探头看了看下铺那个明显就没在想正经事的某人心想。宗介不自主的用目光描绘着凛的面庞,然后嘴唇。

 

 

恋爱是可以同时改变两个人的。

 

 

要不要再吻一次?凛当然清楚上铺有一个人正用不怀好意的眼玩味的盯着自己。脑子里这个奇怪的想法突然蹦出来并且耀武扬威的转圈。

 

 

太糟糕了。

 

 

而后他接收到床铺因为又承受了一个人的体重而微微下沉的讯息。想想就知道会是谁。凛侧过头微微合上眼。

 

 

盲人的听觉和其他感官的灵敏度要远远超过正常人。或许这一刻他就勉强算是一个盲人了吧。

 

 

不然怎么可能听得到两个人急促的喘息声。怎么可能嗅得到渐渐浓郁起来的情欲气息。怎么可能。

 

 

有如此清晰的宗介嘴唇贴上自己嘴唇的感觉。

 

 

三天前在无人的路上也是这样的。

 

 

 

“所以你同意了?”宗介忍不住问。

 

 

这是凛在高中重新和宗介相逢后第一次听到宗介微微慌张的语调。凛不知道他是真的开始慌张还是欲擒故纵,但凛开始明白在这场类同于拔河的角逐赛里必须让自己占得先机将对方逼至只余一口气道破一切而不是自己。

 

 

宗介对自己有感觉,绝对。凛开始确认这点,莫名的兴奋感让他更想进行这个游戏。

 

 

“没有。”凛这一步选择观望。而后回避后文。

 

 

但宗介就什么都没有问了。凛心想这场对话终究无疾而终,索性冷却内心的澎湃若无其事的跟着走。没走几步路左侧的小树林里传来一阵不正常的喘息和呻吟声。声音从树林某处兜兜转转终于落在这里,凛走在左侧,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不自然。宗介佯装向左看偷偷观察着凛的神色。

 

 

凛暗骂了一句舔了舔嘴唇脚步加快了些许。

 

 

宗介看到凛的舔唇瞬间不淡定了。宗介内心何不波涛汹涌。于是他清了清微哑的嗓子对凛说:“你转过来。”

 

 

凛本就神经紧绷十分不自在,身边人突然冒出的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更让凛大脑更为混乱。但出于潜意识里对宗介的信任他转了过去。

 

 

宗介两手分别握住凛的两只小臂,把凛向怀里拉。凛反射性的挣脱,妄图将手臂抽离。这时宗介又说:“闭上眼。”凛不甘的抬头瞪宗介。

 

 

这次是真的溺死在里面了。凛认命地闭上眼,带有微微恐惧和希冀。

 

 

 

宗介很大的一个性格优势是越紧张越清醒。这时候他极为明白摆在眼前的一道鲨鱼大餐不品尝可能很难再品尝到了。— —于是他轻轻地用嘴唇啄了一下凛的。

 

 

眼前的人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但宗介应该将他的话说完。于是他平复了心情把他要说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如果不恶心的话,说明你对同性恋不反感。但你又拒绝了似鸟。遥和真琴暧昧的事我们是同时听说的,但你没有过大的反应。所以。”宗介吞了吞急剧飙升的口水,他觉得如果成功的话这将是他打的最成功的一场仗,“只剩下了我。而最后我需要验证的一点,”宗介又点了一下凛的唇,“你并没有反驳或是愤怒。所以你喜欢我。我答应你。”而后宗介恶作剧的舔舔嘴唇再一次吻了上去。

 

 

这次是深吻。

 

 

 

那算什么告白啊。凛想起来又开始不满。他丝毫没发觉自己居然能将那段匆忙至极的告白一字不差的回忆起来。宗介发觉凛在接吻时居然想起了其他的事,于是恶作剧般的把舌头探进凛的口腔粗鲁的翻搅。

 

 

……x!这是凛脑子里唯一的一句话。无限循环无限扩大。但这样莫名很舒服……凛急忙打断了这个念头发芽。

 

 

风轻而易举的打开了毫无防备的心墙,并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胸腔里狂舞,像是要把两个人活活撕碎。

 

 

凛在宗介的怀里几乎要化掉。眼里莫名冒出了泪水,有些上不了气来。模模糊糊中他回忆起宗介感动他的那段话,这让他决定要和这个男人走下去:

告白后自己没有给出任何答复,两人之间明显很尴尬,这时宗介对自己说:“不同意凛也可以尝试把部长的担子在我这里暂时放一放啊,”宗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左肩,“不要一个人硬挺啊。”紧抓住自己的手霎时松了松。

 

 

凛莫名感动到死。他同时意识到如果再不决定的话一旦他放下自己的手搂住自己的肩膀就只能做朋友了。

 

 

这个话的味道明显不对嘛!小鲨鱼的嗅觉也是很灵敏的!所以这时候我应该同意才对!凛骄傲的想。

 

 

哎……不对啊。宗介在我慌慌张张说了好在一起之后露出的笑容是怎么回事了来着。凛渐渐反应了过来。

 

 

但宗介已经爬回上铺听上音乐了。

 

 

果然在情事上真的迟钝的很啊。凛。

 

 

 

(po主叨叨叨:应某位对我很好的写手姐姐的要求写了傻白甜……大家看到有多崩坏了吧所以下一章接着虐)

 

评论(4)
热度(5)

© 谁寄情愁。 | Powered by LOFTER